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五年过去了,公司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了很多。 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购,原雇员被全体并入那家大公司,我的业务也改换 跑道,开始涉足外贸领域。当了一阵助理之後很快就独来独往,在大陆和北美之 间来回地飞,几乎每个月都要进出一次海关,登机安检早已成了我的家常便饭。 与美国海关的安检有所不同,中国的安检多了一道手续,那就是对每一个人 毫无例外的搜身。这堪称严格,因为美国海关安检只是在扫描器发出警讯的时候 才会拦住乘客。但中国海关却不论扫描器是否过关,都要让每一个人站到一个台 子上高举双手,把下身全部留给员警摸摸索索!更让人难堪的是,贴在你身前摸 索你下身的都是清一色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警! 不让男警摸女乘客是为避免法律诉讼,那麽让女警摸男乘客就不怕惹法律麻 烦吗?难道男人都天生下贱?都喜欢让陌生女人到裤裆里掏鸟吗?岂有此理! 事实上,我已经谘询过美国的律师并开始搜集整理这方面的法律证据了。每 次被国内安检女警摸过之後,下体充血坚挺许久,登机之後既不能打炮也无处打 枪,只能在座位上挺着腰苦等小弟弟自己一点点变蔫!实在是难受!长此以往, 这会不会导致阳痿?会不会导致勃起功能受损?医生的答案是——很有可能!但 是律师暗示:诉讼必须要基於一个成型的案例。譬如,起诉一个商家卖假药,你 必须要吃了他的药然後害病并取得了害病後的医疗报告,这种控告法庭才会受理, 这才可以预测成功率。所以,要起诉异性安检对你的性骚扰,必须要取得明显的 受伤害证据才可操作。否则,这种「骚扰」起诉完全可以被海关律师以安全理由 轻松驳回。 看来,必须要把小事搞大才能引起法律的重视! 夏日的一个上午,我又去机场安检。由於常来常往,我穿的很简单:T恤衫, 大短裤。过了扫描器之後,我自动站到一个刚腾出来的小台子上举起双手,与其 他几个乘客一样等着被搜身。 来了一个小女警!看上去年龄比别的女警还要小,很像是刚毕业的高中生, 娇小的身体装在肥大宽松的员警训练服里略显滑稽。因为我站的位置比较高,从 小女警敞开的领口处可以不时看到里面一片起伏的雪白肌肤,煞是诱人! 小女警不断地在我身上前後左右抚摸拍打,查到我下身的时候,她手里的扫 描器「逼逼」地响了一下,她诧异地擡了一下头,正好碰到我专注向她领口张望 的视线。霎时,小女警惊讶的眼神里迅速多了一丝羞涩,白皙的脸颊蒙上了一片 红晕。我立刻认出她来了,记得别的女警都叫她「小妹」,可能这小妹也认出我 了?在这个机场我已经接受十多次安检了,可能仅仅她就曾摸过我身体好几次了! 「有问题吗?」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 「……嗯……我再查查吧……」叫做小妹的女警低下头,脸红一直红到了脖 根! 小妹用扫描器在我大腿内测触碰了几下,又把手伸了过去——小手软软的, 在我阴囊附近引起了一阵痒痒的感觉。我忍不住了:哎……哎,妹妹你摸到我的 东西了! 她收起仪器,逃跑似的奔向另一条安检线:「艾丽姐!你快来一下吧!」那 个「艾丽姐」看上去稍微年长,但绝对不会超过25岁。两人耳语一阵之後,艾 丽装作干练老成的样子过来看也不看我地说了声:把腿岔开! 我岔开了双腿。艾丽过来双手扶住我左腿,向上一慢慢移动,最後双手居然 进入我宽大的短裤裤筒紧贴着我大腿皮肤向上滑动!到了最上端,纤细柔软的小 手已经碰到我左面那颗睾丸了,但她没有住手的意思,靠近我睾丸的那只小手居 然向我裆部中间兜了一下!我的阴茎和两颗睾丸几乎全部落入她的手中! 「啊——」我仰天长吁一声!觉得阴茎快速挺直起来!半个下身都开始发热 膨胀!这毕竟是公共场合啊!我堂堂一个爷们居然被一个小女警强迫猥亵! 「你凭什麽摸我鸡巴?!」我开始发难,大声喊了起来! 艾丽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你——你嘴里乾净点!谁摸——摸你了?!」 小女警虽怒目圆睁,却有点慌张。 「我们可以查看监控录影!你把手都伸进我短裤的裤裆里面了!天热我没穿 内裤!再说了,你没摸我鸡巴,可为什麽我鸡巴现在硬得像石头?!」 「你你你耍流氓!——谁稀罕摸你——那脏东西!」艾莉又气又急,都快要 哭了。 我心里一阵兴奋,嘴上更加毫无顾忌:「是不是脏东西你不懂吧?你没被男 人干过?你应该知道那不仅根本不脏,而且还可以含在嘴里尽情吸吮呢!」 旁观的男人们发出一阵哄笑,大家纷纷围上来看热闹。事发突然,安检员警 里仅有的两个男员警跑了过来,不过他们也还是嫩了点,看上去也仅有不到三十 的样子,瘦瘦弱弱的,站到我面前,神情显然有点发怵。难怪,毕竟一个健身多 年的中年人的体魄对这两个只会搜身的菜鸟员警是有明显压力的。再说,机场本 来就不是罪案多发地点,所以真正的刑警也不会派到这里来。真是难为这两个小 青年了。 我故意双手抱肩,隆起胸大肌和二头肌,挑战似的眯眼看着这俩菜鸟:「想 干嘛?你们还要再摸一遍?」我开始扳压我的指关节,「若有同性恋过来骚扰, 我是绝不会客气的!」 「……这位先生……请您冷静一下。」其中的一位男警小声解释着:「因为 扫描器一直在您身上响,所以我们才会复查。还是希望您能配合一下。要麽,请 您去办公室接受检查?那里没有别人围观,大家也不会尴尬。请您配合一下好吗? 我们保证不再碰您身体!如果没有违禁品,很快就好!「 好!去办公室,这就算是事件升级了!我当然愿意了。 进了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两个员警说让我等一分钟。 等了没到一分钟,只听得门哐地一声被踹开!然後便是一声严厉的女人断喝: 「哪个流氓要妨碍公务?!我倒要是见识一下!」 「啪!」脸上顿时被重重一击!我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一个耳光打懵了! 「把门关上!别让别人进来!操他妈的,我倒是要看看他裤裆里藏着什麽!」 这女警一边说着一边神速地抓我胳膊反拧到後背把我压到桌子上,我的脸紧 紧贴到桌子上一动不能动!脊椎被她的肘尖顶得巨痛! 「你们俩!在後面扒他的裤子,不老实就狠狠打!」 「啊?啊——王姐啊,我,我我们——扒他裤子?」 我听出来了,身後是那个刚才搜过我身的最小的女警小妹还有艾丽! 「我什麽我?就知道被人欺负?现在轮到你们整他就怂了?就这逼样还能当 员警?过来!你们俩帮我压着他!看我怎麽收拾这个老流氓!……压住了!别他 妈的扭捏了!显摆什麽处女?!压不住你俩就会被强奸!」 两个小女警代替她们的大姐大颤抖着压在我後背上。再凶狠的员警也是两个 女孩子啊,她们柔软的躯体压在我身上,我感觉不到一点恐惧,後背软软的东西 明显是她们前胸上那两坨肉肉! 「啊——!」这大姐大也太暴力了!居然在我屁股上又来了一脚! 「知道吗?很多强奸犯都在操女孩之前先打女孩,让女孩怕他!现在也让你 尝尝被恐吓的感觉!……操你妈老实点!」 本来穿的就是大短裤,很容易就被她扒了下来! 「啊,你居然在裤衩里面贴了一块磁条!怪不得扫描器直响!原来你是故意 要找茬闹事!现在好了,你自作自受——」接着就觉得她在从我屁股後面一把握 住了我的阴茎,打人的手立即得极为柔软细嫩,握着我的鸡巴就快速撸动起来! 简直像是牛奶场挤牛奶的动作! 我脑子里忽然一亮!这感觉太熟悉了!接下来就应该是撸硬之後用手铐敲打 阴茎!对了,这声音也绝对是她! 「王静!你个骚逼你给我停下来!」我壮着胆子大吼一声! 屋子里的三个女警的动作都骤然停滞了,在我屁股後撸我鸡巴的小手也一下 子松开了!我一使劲掀翻了压在後背上的两个女体,转身冲向那个大姐大,定睛 一看:果然是王静!果然是那个曾经为她妹妹揍我撸我後来又被我设计在酒店被 轮奸被狗奸并被录影的王静! 我二话不说,乾脆甩掉堆在脚上的短裤,光着屁股一把抱住王静,直接把手 向她裤带里插进去,一次性地穿越贴身小裤衩,在她裤裆里抓住逼毛和阴唇就是 一顿疯狂乱抓瞎捅蹂躏摩搓! 「啊!!啊!啊!啊!大哥是你啊啊啊大哥别在这儿玩我啊啊啊啊……」王 静一边弯腰向後躲闪一边夹着大腿哀求着。但是无济於事。不一会功夫,我就感 到手上渐渐变得滑溜溜的,那都是王静的粘水!但我没停手,继续在她夹得紧紧 的大腿根里滑溜地穿插! 「王王王王姐,这这这咋回事?啊?……」两个小女警瑟缩着躲到墙角里惊 恐万状地看着我和王静。 王静猛地转过头来,狰狞地瞪向两个小姑娘:「不许跟任何人说!否则我撕 烂你俩的小屄!记住没有?!」 两个小姑娘被彻底吓坏了,只是不住地使劲点头!点头! 我继续在王静的下面掏弄着,她阴道里渗出的水太多了,以至於我不时地要 从她大腿根缝隙里抽出手来在她俊俏的脸蛋上擦抹一下。王静气喘吁吁地两腿夹 着我的手扭动着,同时开始自己解衣扣,很快就把员警训练服的上衣脱了下来, 原来里面几乎什麽都没穿,胸罩是前开扣的,我用牙一咬便脱落了。王静的大乳 房一下子掉了出来,我也不含糊,张嘴就叼住了一只!右手继续插在王静胯间揉 屄,左手捧着王静的乳头大口吸吮!王静变硬的乳头刺激着我的舌尖,那种淫荡 的感觉迅速通过我的舌头传到下身! 两个小女警急促喘着气,睁大眼睛痴痴地看着我和王静的现场活春宫!女孩 们眼里的恐惧渐渐消退,被兴奋代替,面红耳赤双目紧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俩的 动作! 应该差不多了!我一把将王静拉到办公桌前压倒,她面朝下趴在桌子上。我 褪下她的裤子,扒下她的白色小裤衩——哇!上次剃过的阴毛还没长出来!我等 不及了,没时间欣赏她的阴毛,掏出鸡巴放在她阴唇上,沿着阴道沟上下摩搓, 她知趣地回身握住并开始撸!小手的柔软感觉像电流一样通过阴茎迅速传递到我 大脑皮层,刺激得我心里一阵阵发紧,下身一阵阵发热发胀! 无意间看到那两个小姑娘张大了嘴巴愣愣地低头看着王静撸鸡巴,她们看着 鸡巴一点点伸直一点点变硬!这时候我发现她们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墙角,挪动到 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痴痴地看着…… 「大哥你还等什麽啊?都硬得可以打铁啦!」王静一边说着一边松开撸我鸡 巴的小手,趴在桌子上向两边岔开大腿向我展示她鲜红湿润的肉穴!我发现王静 阴部下面的桌面上已经淌湿了一片!这样充盈的淫水我岂能浪费?我的确应该进 去了! 我先用手指抠了抠王静的阴道口。虽然王静已是人妻,但因为长期散打健身 的缘故,她阴道居然依然紧窄!我的龟头也是偏大,似乎阴茎也比平时涨硬了很 多,可能也是因为旁边有两个小姑娘观战的缘故!我用劲顶入王静的阴唇,进去 之後觉得里面似乎有很多小牙齿在我阴茎四周啃咬,然後在王静阴道的紧紧包裹 下开始进进出出…… 「王静,怎麽感觉你还像是处女啊?」我一边在王静屁股後耸动着一边拿她 打趣。 「想操处女?」王静身体前後晃动着,一边向旁边伸出手指:「一会儿那两 个小妞都给你干!」 「啊?!王姐啊,千万别别别!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啊!」 「王姐我我我……我还没结婚啊,我不行啊,别让他碰我……」 「小骚逼!你们懂个啥?女孩不挨操就不理解什麽是生活!啊!啊!啊…… 大哥你加快速度啦?啊啊啊啊啊爽啊爽啊爽爽爽……「 当着另外两个情窦初开面红耳赤的女孩面操她们姐姐的屄,何等的刺激啊! 本来可以持续半小时的,但是就是因为这两个在一旁观看的女孩弄得我浮想 联翩,我一边操逼一边设想着让她们俩也脱光了趴在两侧,我鸡巴继续插,左手 捅进一个小姑娘的阴道,右手揉另一个小姑娘的乳房……想到这里阴茎就更加涨 硬,每一次深插都是竭尽全力!王静大声嚎叫着,我也痛苦地发出阵阵呻吟!旁 边的两个小女警惊讶地看着我们的表情,似乎很不解。操逼不是快乐的吗?为何 这两个人如此痛苦?所谓痛快的意思就是痛苦加快乐吧? 「你们……看啥……看够没……姐……被操了……挨操……才是女人……」 王静一边努力保持着平衡一边想对两个女孩解释。 「姐啊,嗯,姐,这就是……挨……挨操?」小女警脸红得不能再红了, 「姐……挨操………是什麽感觉啊?怎麽你看上去那麽痛苦啊?」 「俩傻逼……挨操就是……一根棍子捅进……从小屄捅进……身体……搅乎 所有的……神经……所有的……羞耻……所有的……挨操就是……吸毒啊……上 瘾啊……大哥……鸡巴越硬……越过瘾………」 「王姐,你,你就这麽一直操下去?……要不要歇会?」 我一边操着王静,一边双手从她後背摸向前面不断晃悠的乳房,一边歪头观 察王静侧面脸上的表情。王静双目迷茫地眯着,大张着嘴一声声叫着,眼神固定 在空间的一个地方,沈浸在对性交的品味中…… 我觉得快要把持不住了,在拔出阴茎之前,急忙招呼那两个小女警过来。俩 小女警虽然现在已经气喘吁吁脸红耳热眼神迷离,但是对真的参与进来还是很抗 拒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摇头! 我不得不大声说:「你俩,脱了裤子过来!怎地啊?我说话不好使啊?」 王静立即停止呻吟,擡头发令:「你们听大哥的,快脱裤子!快!找死啊?!」 「姐!姐姐你——你可得——可得给我们保密啊!」俩小姑娘哆哆嗦嗦地慢 慢脱去衣裤,仅剩了胸罩和小裤衩,一点点向这边磨蹭。我顾不得鸡巴还在王静 翘起的阴道里插着,扭身一把抓过两个姑娘的胳膊,把艾丽的脑袋摁到王静胯下, 把最小的那个小妹推到王静的乳房下,让她们舔王静的乳头和阴蒂! 「大哥……你的……JJ还在王姐的BB里面……插着啊,我舔不到她的阴 蒂啊!」艾丽无可奈何地说。 正好我歇一歇!我立即抽出鸡巴,摁着艾丽的脑袋,让她的嘴直接贴上王静 崛起的外阴。这姑娘也不敢怠慢大姐大,可能舌头直接全部插入王静敞开了的阴 唇,在里面不断地搅乎起来! 王静一直是趴在桌子上的,艾丽舔屄的时候也是与王静同样姿势,我忍耐不 住,抓住艾丽的粉色小裤裤用力向下一拽!艾丽「嗷」的一声叫——一个雪白软 嫩的大屁股呈现在我面前! 艾丽慌忙回手抓住被拽下来的小裤衩要往上提,我把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对 准她的大屁股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啪!白嫩的屁股蛋上立刻出现了五个红指印! 艾丽的嘴与王静的屄紧紧连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哀鸣。 我把手指插进艾丽的小屄缝里,抠弄了一会儿,那里柔软的阴毛弄得我心里 直痒痒,站起身来,把住还没软下来的鸡巴对准小缝就捅了进去!这个艾丽应该 是刚才观摩的时候出了很多水了,所以挨操的时候非常顺溜,不仅没嚷嚷疼,还 挺会配合的,大屁股似乎在迎着我的冲撞向反方向用力! 「啊!啊!小屄妹子!太会舔了!啊!啊!姐被你舔得好舒服啊!」王静兴 奋地大喊了起来。 「姐啊,咱们怎麽早没这样玩呢?姐姐你的屄刚才被那个大哥操得舒服吗… …啊!啊!啊!啊!姐啊他也开始操我啦!姐,他的鸡巴塞得我小屄满满的!」 我使劲冲撞着姑娘的屁股,这姑娘的舌头随着我的冲撞一下下地插着王静的 阴道。王静支撑着胳膊,因为身下还躺着个妹子,王静被小妹不断咬着乳头! 「不行了,我支援不住了!」王静身子一软,趴在正在吃她乳头的小妹身上。 那小妹被大姐大压在桌子上,仰着身子,动弹不得。我一看,连忙从艾丽身 子里抽出阴茎,把她推到一边,又把王静和小妹子的身体摆好,让她俩的肉体正 好重叠,两人的嘴唇就正好接吻上了,我这边也一下子把小妹的白裤衩脱了下来! 小妹徒劳地凭空蹬了几下腿,我的手一上去捂住她的小屄,整个人就一下子瘫软 下来,任由我摆布了。 王静和小妹赤裸的外阴一上一下压在一起,我插上面王静的屄,就让艾丽用 三个手指并起来捅下面小妹的屄;我换操下面小妹的屄的时候,就让艾丽捅上面 王静的屄!每次只是插二三十下就换屄!几个轮番下来,王静和小妹已经被玩得 喘不过来气了! 王静喘息着摆手让艾丽拿过她的手机,打电话的时候非常小声。这令我非常 不满!操屄才是最重要的,工作难道还会比操屄还重要?! 果然王静挣扎着爬起来了,说啥也要出去一下,她先用小内裤擦拭屄上的一 片狼藉,然後提起裤子对我和那两个小女警说:「你们待在这儿,我去去就来!」 又回头安慰着我说:「这俩女孩都归你玩了,还不够?再说了,我一会儿就 回来,等我啊,我还没玩够呢!等着我的新花样!啊!」 我记得王静以前是刑警啊,怎麽会到机场来当安全员警呢?我也是累了,坐 下来开始与两个小女警聊天。小女警也是因为被操累了,与我没有了距离感,靠 着我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她们的王姐。我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就那麽光着屁 股,她们一边说话一边用湿纸巾为我擦试阴茎,我则悠闲地摸着她俩的乳房玩。 摸到乳头便掐两下,两个女孩吃吃笑着打开我的手继续聊天。 原来王静是几个月前调来这里增强缉毒警力的,同时她也负责培训刚入行年 轻员警的业务能力。这里的警员大都是刚从校门出来,所以都被她管得服服帖帖。 王静突然急急地冲了进来,身後还将一个男员警拽了进来! 我们大吃一惊!我们可都是没穿衣服啊,而且我和另外两个小女警的手都在 对方性器上放着啊!王静这是要干嘛?!不想在单位里混了?! 王静急忙拉过我,在我耳边小声说:放心玩吧,我这个同事是跟我和我丈夫 玩三P的夥伴…… 天啊!王静居然还有这个胆子!真没想到这性欲可是太旺盛了!王静绝对应 该生活在原始社会,那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张开大腿,随时可以被任何人操屄! 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那个男警正是我在被搜身闹事的时候上来劝阻的 两个男警之一!看似平凡,没想到居然是藏龙卧虎! 「来,你俩上来,一个操我的屄,另一个操我屁眼吧!」王静又躺了下来, 高高扬起大腿,刚才被插过的阴唇微微张着美丽的小口,像是婴儿在等着吃—— 男警小夥开始还有点腼腆,後来看到另外两个赤身裸体的小女警看着他笑, 笑的很淫荡,又见我一个劲地催他脱衣服,才几下子脱光了爬上王静的肉体。但 由於刚进来尚未热身,阴茎似乎不够坚挺。王静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女警立即上 前,一个把小夥子的阴囊捧起玩弄,最後含在嘴里。另一个把他鸡巴直接吞进嘴 里用力嘓弄。不一会小夥子就告饶了:啊……啊……不要再弄了,再弄就射了啊 …… 两个小姑娘放过了小夥子,过来玩我!我们的阴茎被两个小女警玩硬了之後 便双双爬上了王静的肉体!小夥子先躺下,从下面插进王静的屄之後,王静俯身 趴在小夥身上,给我露出屁眼,我骑上王静光滑白皙的後背,鸡巴在下面慢慢钻 进王静的肛门,再向里钻,全根进入王静的直肠! 我第一次与别的男人操同一个女人!所以不得要领,我感觉小夥的鸡巴虽然 插的是不同的管道,却总是在王静身体里互相打架。我进去的时候,他就不得不 退出来;他进去的时候我的鸡巴就会掉出来! 王静在中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家里玩的时候,他和我老公也出过 这种尴尬啊哈哈哈!」 两个小女警吃惊地问:「什麽什麽?王姐你,你老公和张哥同时……同时和 你做爱?!不会吧!」 「别那麽一惊一乍的!小骚逼丫头们,你们今天才挨操才开窍?跟你们说吧, 让几个人轮流操那才够劲儿呢!将来你们嫁人以後就会明白了!操屄和挨操都是 人生最大的性福啊!被几个人操更是无上性福!得,将来你们结婚我就去和你和 你老公三P!怎麽?不吭声?那好,明天就都去我家,带上你们的张哥,去我家, 咱们来个五P!以後也让这个大哥参加进来,让三个男的轮流操我们姐三个,怎 样?」 我一阵脑袋眩晕:王静啊,真正的女流氓啊,我我我我——啊啊——射啦— —!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