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婉被男友骗走初夜之後没几天,就被甩了,郁闷之极,买醉到了深夜,想 想伤心,就开着车上高速狂飙,发泄心中的怨恨。不料被个胖胖的交警拦下醉情 朦胧的柳婉被带到警室,「小姐,你超速了,而且是醉酒驾车,你死定了!」 「对不起,警官,我失恋了,我借酒消愁……」 「这不是理由,最近查这麽严,你还敢酒驾,还超速?刚才查过你的驾照和 你的有关资料,你也是个人民教师呢,明天通知你们学校领导来人吧。这种明知 故犯的人,怎麽当得了教师。」 「求你了,不要立案了,你要怎麽样都行,我什麽都可以做的。」柳婉听说 要通知学校,立刻傻了眼。 ? ? 这时,窗外传来一声怒吼,「老刘你快点,又不是三陪女,扯那麽多干什麽, 铐起来明天通知她单位领人。你快出来,我们配合派出所的兄弟们去抓三陪。那 有的罚款。有你一份!」 「好的好的,陈警官,我马上就来。」 「你要走?先放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 ? 柳婉知道,这个老刘一走,到了明天自己就完了,单位就会知道。说不定, 工作都没得做了柳婉见老刘取来了手铐,立刻下了决心,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自己 的上衣,露出自己的乳房。 ? ? 「警官先生,我……我美吗?」 老刘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这对美乳,肉棒立刻硬了起来柳婉本来就是个少见的 美人,加上醉意朦胧,脸上红通通的,现在又是裸露上身,用眼神挑逗老刘,老 刘岂有不硬之理,肉棒顶得裤子尖尖的,「好漂亮的妞。」老刘忍不住摸了下柳 婉的奶子。 ? ? 柳婉立刻握往老刘的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反正自己已经被男友甩了,就 用这身子保住名誉吧,哦,还有驾照,还有身份证,「啊,警官,你的手,摸得 妹妹好舒服啊。啊……用力啊……妹妹好喜欢……」 ? ? 一边故意浪叫一边甩掉自己的鞋子,风情万种的看着老刘老刘一激淩,抱起 柳婉,放在警室的旧沙发上。顺便扯下柳婉的裙子,柳婉已是全身赤裸。 ? ? 「嗯……快点……」柳婉还想着早点完事自己好早点脱身。 ? ? 「小宝贝,你怎麽生得这麽漂亮。」老刘解开裤子。 ? ? 柳婉乾脆闭着眼睛浪叫,「老公,快点,人家想你的大鸡巴嘛……」并忘情 的扭动起来。 ? ? 「真是个宝贝,一个尤物啊,比A片上的妞更骚啊。」 「啊……快点啊!」柳婉只想早点完事,就用手指在自己的逼缝边滑动。 ? ? 「啊,你居然开始手淫了,好淫荡的小美人。」老刘把自己的警服扔在地上。 把自己的手指伸入柳婉的逼里,快速的搅动,指肚在阴道壁上揉着,「玩这个, 我可是老手。以前玩三陪女就这麽练出来了。」 「啊……啊……你好……厉害。」柳婉毕竟没有被玩过几次,哪里受得了这 种刺激,立刻淫叫起来,「嗯……嗯……好…哥快操我……啊……操我……啊 ……」并用力挺起逼,「求你,别玩了,快操我吧!」 「呵呵,这话从个三陪女嘴里出来很容易,从你这麽漂亮的女孩嘴里出来, 真是太淫贱了。好,今天我这个人民警察就要玩玩人民教师了,不,你这个婊子 教师,哈哈!」 「啊……我就是一个婊子,一个烂婊子,快点操我啊,我受不了,快……求 你。」 「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却要当最贱最贱的贱逼婊子,你真贱得可以啊。」 柳婉顾不上老刘的羞辱,从沙发爬起来,跪在地上,二话没说,含着老刘的 鸡巴吮吸起来,「唔,吱滋……」 「好好伺候这根鸡巴,等下它可是要狠狠操你的,听到没有,你这个贱婊子, 啊不,你这个婊子老师,哈哈。」老刘突然拉扯起柳婉的头发,用力向前顶去, 顶入柳婉的喉咙。 ? ? 「唔!!!」柳婉鼻尖碰到了阴毛,「唔!咳!」脸涨得通红。努力的咽着 老刘的肉棒,虽然很不熟练,但从A片看过深喉,柳婉决定用嘴巴让老刘射掉, 这样,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逼。於是努力的吃起老刘的肉棒不料,老刘竟没干几 下,就在柳婉嘴里爆射起来。 ? ? 「啊,太爽了,小婊子你太会玩了,你哪是个教师啊,你比妓女还会玩啊。」 柳婉没想到自己这麽快就完全了任务,很是得意,於是对着老刘淫荡的微笑 起来,用不着老刘说,她就自然的咽下了老刘的全部精液。 ? ? 「这下,该放我走了吧。」柳婉满心欢喜,「可以还我驾照和身份证了吧。」 「当然了,不过我还得请示一下啊。」老刘打开手机,「喂,兄弟,这里有 个婊子,不是三陪,三陪可比不上这娘们骚啊,这个婊子,不要钱的婊子,过来 玩啊,白玩的。」 「啊,你,不守信用。」柳婉很愤怒的说。 「我可没有答应你什麽,是你自己脱衣服求我操你的。再说,我只玩了你的 嘴,你的逼可没有操啊。」 柳婉这时才回想起来,老刘的确没有答应过她什麽,用身子换名誉只是自己 的一厢情愿罢了,「你,我都让你爽过了。你想怎麽样,只要你放了我,还我驾 照和身份证,不告诉我学校里,我可以让你再爽一次。」这次柳婉记住跟老刘讲 条件了。 ? ? 这时,门被踢开了,闯进来一个彪形大汉。 「老刘,这妞就是你说的那个婊子。」 「呵呵,她可是个正宗的老师呢。你看这逼,很新鲜呢,我刚才只玩了她的 嘴,就爽得不行了。我把这逼留你玩,上次欠你的赌债就一笔勾消了吧。哈哈。 柳老师,你说呢!」 柳婉明白老刘的意思,赶快点头,「我是刘警官的婊子,他让我服侍谁,我 就服侍谁,我会让你爽的,刘警官也会打赏我的。」 ? ? 说完斜眼看了一下老刘,老刘微一点头,柳婉明白已经达成协议了。 ? ? 大汉一把拉起柳婉的头发,柳婉痛得叫了起来,「啊……轻点……」并下意 识的用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仔细看了一下。 ? ? 大汉一边掏自己的肉棒,一边说:「老刘你从哪儿找来这麽好货色,这麽漂 亮啊。能让你老刘在嘴里就射掉,这嘴上功夫一定不差啊!」 柳婉一想,不如趁机保住自己的逼。於是松开手任由大汉拉扯自己的头发, 做出很淫荡的表情,「好哥哥,我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我还很淫荡呢,任由你 怎玩都行,要不要试试我的嘴巴啊。只是怕射掉,就直接来操我的小嫩逼吧。」 「操你这个贱货。」大汉被激怒了。猛得把鸡巴干入柳婉的嘴里,唔唔!」 柳婉马上就後悔了,因为这根大肉棒实在太大太粗了,比老刘的强多了。很快就 开始翻白眼老刘也没有闲着,他快速的掏起柳婉的逼,上下的同时攻击使柳婉翻 着白眼高潮起来,淫水直喷。 ? ? 「啊,这小婊子高潮了……你悠着点,她白眼了,别把她干没了!」 大汉醒悟过来,把大肉棒稍稍拔出一点,让柳婉喘口气思维浑乱中的柳婉以 为大汉要把肉棒拔掉去干她的逼,为了保住自己的逼,柳婉猛的一嘬,「啊…… 你这个小婊子……爽啊!」 看到大汉很喜欢这个,柳婉不停的嘬动,然後用舌尖绕着龟头细细打转,反 复舔动,快速的舔马眼。为了保自己的逼,柳婉使出一切可以刺激大汉的办法, 拼命讨好这根肉棒。 ? ? 「啊,老刘,这真的是老师吗,这比最职业的妓女还厉害……」大汉硬忍着。 ? ? 「你快拔出来吧,要不然,玩不到她的逼了。这婊子的口技真是厉害!」 ? ? 老刘提醒大汉柳婉吓了一跳,玩这到时再拔出来干逼,自己岂不是太亏了。 突然猛的一吸大汉受不了,急急的向外拔,但还是迟了,一股精液射在柳婉的脸 上柳婉心里叫道,「成功了!耶!」 不料大汉报复似的,低下头猛吸了一口阴蒂! 「啊……」柳婉还沈浸在保逼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心理准备,不由得喷水 了。这是柳婉今晚第二次高潮,这次高潮太过突然,柳婉感觉有股电流从阴蒂通 向全身各处,兴奋得差点晕过去「看不出,这妞还是个吸精女王啊。」 ? ? 不知什麽时候,又进来一个警官老刘和大汉满脸堆笑,「啊,原来是陈警官。 我刚要请您来。您看看,这婊子太骚了,我们马上就去跟您抓三陪。还是……您 也玩玩。」 陈警官职务虽高,但却是个年轻人,刚从警校毕业,有的是精力。他开始脱 裤子,「老刘啊,这麽好的妞不叫我来,不够意思啊。」 柳婉直害怕,自己的逼还保得住吗。於是强做笑颜,「这位警官,你真帅。 我好喜欢。可是,我太累了,玩了这麽久,刘警官还没有打赏我呢。」 ? ? 眼睛斜视老刘,意思是说,我已经让这个大汉爽过了,你应该还我驾照和身 份证了,而且应该放了我了。 ? ? 陈警官捏住柳婉的乳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婊子。但你问问他,我不同 意,他敢放你吗?而且,你的车钥匙还在我手上呢。这样吧,你让老刘玩过了, 我们给你自由,让这个大汉玩过了,我们给你驾照和身份证,至於这个钥匙,我 就留着吧。好不好?」 柳婉吓了一跳,那车可是借的同事的。要是还不上,自己如何跟同事交待啊。 唉,反正被玩了二次了,再多一次又如何。反正尽快用嘴解决掉。柳婉对自己的 口技已经很有信心了。 ? ? 但陈警官的一番话,让她绝望了。 ? ? 「这嘴已经被操烂了,我就不玩了,这逼看上去新鲜,好像没几个人玩过, 我就干这逼吧。」 柳婉知道,这下子保不住了。有句话说是「既然强暴不可避免,不如躺下享 受。」於是柳婉下定决心,用逼换车。再说,妓女干一次顶多几百块,我干一次 换辆名车。赚到啦。就乾脆淫荡的说,「来啊,我的逼很嫩的,只有我男朋友玩 过一次。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了,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吧,最好是把她玩烂了, 啊……你一定要把她搞烂啊。快点啊。」不顾羞耻的大声淫叫起来。 ? ? 小陈毕竟是个年轻人,哪里受不了柳婉这麽淫词浪语,用力一干,狠狠干入 柳婉的逼里。然後全力冲刺…… ? ? 「啊……啊……好哥哥…你把小婉的逼逼操烂了哇……啊……」 ? ? 柳婉大声呻吟起来,更刺激了小陈老刘和大汉也一左一右的狂吸柳婉的乳头, 还用柳婉娇嫩的手套弄自己的肉棒,希望自己的肉棒尽快再度勃起。 ? ? 「啊……啊呀……喔喔……太厉害了你们……啊……干死我了。」 极度兴奋之下,柳婉第三次高潮起来,涌出的淫水顺着大腿向下流小陈说, 「你们两个,谁硬起来了。」 「我硬了。是不是要玩那个!」老刘淫笑着。 「嗯,真丢人,我们三个这麽干她,还这麽有精力,今天不把她搞翻,我们 就别当警官了。用那方式吧。」 什麽方式呢。柳婉紧张起来,同时又十分期待。 老刘站起来,和小陈并排,调整姿势和角度,也把肉棒向逼里插…… ? ? 「啊……这个……绝对不可以。」 可是谁会怜惜她呢,大汉摁住柳婉的身子,使她根本无法动弹,老刘和小陈 的身子开始同时下沈…… ? ? 「痛啊……」柳婉疼得流出泪水。这可比破处还要疼啊! ? ? 「啊……」柳婉被撑得啊啊直叫。 很快柳婉就适合了,柳婉很佩服自己的逼了。太强了。这时,柳婉开始了自 己第四次高潮「操,这娘们又高潮了……被这麽干还能高潮的。只你了。婊子。」 高潮涌出的淫水竟混合着血,这次的高潮比前三次要强烈的多。柳婉全身都 绷直了,「干啊,干死我吧。全都干到我子宫吧。」 「奇迹啊,陈警官,我们俩人的龟头一齐干入她子宫了……这是从来没有过 的事」 「这个骚货真耐干啊,我们一起射,看她怀上谁的。」 小陈和老刘一对眼色,同时用力猛操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两根干入柳婉子宫的肉棒爆射起来,大量精子冲入柳婉的 子宫。 ? ? 「啊,哥哥们……干死我了!」 ? ? 柳婉终於支撑不住了,晕了过去第二天,柳婉在自己的车里醒来,手上握着 自己的驶证和身份证,车钥匙插在自己的逼里柳婉痛哭起来,费力的拔出车钥匙。 头晕晕的,这时车门开了,老刘爬了进来,「尊敬的柳老师,我好像没有说 过还你衣服吧……」 「你……无耻!」 「我无耻,你昨天不也很享受嘛。」 柳婉无言以对,自己昨天的确太贱了。 「还你衣服很容易,不会操你的。」 柳婉松了一口气。到不是自己不舍得或是不愿意让这些员警干,其实让员警 干,自己也很享受呢。但身体的确吃不消啦! ? ? 「你说出昨天被几个人干过,就给你衣服,否则就立刻把你推出去。告诉你, 这里可不是昨晚那个地方了,这里是你学校门口了,现在是上学时间,人多呢。」 这还不简单。柳婉定了定神,回忆了一下,「三个,你一个,小陈一个,还 有那个大汉。」 「恭喜你。答错了。」 「啊???!!!」 「昨天你昏过去後,我们可怜路上的乞丐,让他们也享受了你一下。」 「啊,你们竟然!」 「别激动,我们看乞丐们干你时,你嘴还自动吸自动吞精呢,乞丐们干你时, 你还宫缩,全自动的哟。」 「啊,不是说只有乞丐吗,又乞丐们了?到底多少人干过我了!」 ? ? 说到底多少人干过我这句时,柳婉不禁一阵子激动。好像下体又湿了! ? ? 「20多个吧!」 「你们竟然让20多个乞丐玩我。太过分了。」 「不好意思,你答错了。我得推你出去了。」 ? ? 老刘打开车门,柳婉听到了外头学生们的吵闹声。 ? ? 「别推我出去,求你了。我今天晚上还让你玩。让你随便玩,无论多少人都 可以的。你还可以用我的身体卖钱,我愿意为你做鸡,做你的鸡,我不是妓女嘛, 我就是一个婊子啊,让我做我的工作吧!每天都做!」 ? ? 一边说,下体却淫水直流。心里竟还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把我推出去吧, 让大家看看我的贱样。」 ? ? 突然一阵猛烈的高潮来了,对着打开的车门疯狂的潮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