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位於新宿的「京」酒廊的麦克风,被六名女客占用五十分钟。 这六名女客中,最年长的是四十岁左右,然後三十多岁三人,二十来岁二人。 看到她们的年龄如此不同,长田以为是某种嗜好的团体。 长田保男每周星期五一定会来这里唱二、三首歌才会回去,不然会睡不好。 酒廊是依客人来的先後顺序,由老板把麦克风送过来。 每个客人唱二首歌是这里不成文的规定。 可是这一群女人完全不理会酒廊的规矩,麦克风就在六个女人之间打转。 长田坐在吧台上,六个女人是厢座。 看到女人们不肯放开麦克风,常客就一个一个的离开。 剩下来的常客只有长田和另外一个男人。 时间是晚上九点刚过。 长田认为,她们都是女性,应该不会太晚,不久後会担心回家的时间,很快就走了。那时候,他可以好好的唱三首歌。 这一群女人的歌声始终不断,老板实在看不过去,就向那个四十岁的女性交涉,女人们这才不得不放开麦克风。 「这些妇女不习惯社会生活,不了解规矩。」 酒保用只有长田能听到的声音说女人的坏话。 「不,她们只是厚脸皮而已。」 长田也用很小的声音说。 另一个留下的男人开始唱歌,因为比长田先到。 那一群女人开始大声谈话。 女人们的声音甚至压过那个男人的歌声,所以长田不想听也会听到女人们的谈话的内容。 话题围绕G点打转。 唱歌的男人唱完一曲後,由於女人太吵杂就忖帐走了。 老板送走客人後,把麦克风交给长田。 「今晚算了。」 长田失去唱歌的兴趣。 「真对不起。」 老板背对着女人们皱起眉头,向长田道歉。 「不得了,九点多了,该回去了。」 四十岁的女人像新发现似的大声说。 「是呀,该回去了。」 其他的女人也表示同意,问老板多少钱。 看到帐单後,除以六,各付各的帐。 走了五个女人,留下来一个。 「我今天晚一点也没有关系,我要唱一首歌才走。」 这个女人是倒数第二年轻的,也是最美的。听到她曾经大声问什麽是G点。 长田觉事情有新的发展了,於是向酒保要来麦克风,点了经常唱的「袖女」。 开唱後,五个女人走出去,剩下的女人把座位移到长田的身边。 很长的歌曲唱完时,那个女人猛烈鼓掌。 「这是一首不好唱的歌,你却唱得很好。」 露出陶醉的眼神看长田。 「哪里,唱得不好。」 长田感到有些难为情。 「把麦克风运用得也很好。」 「我每个礼拜都来这里,对上班族而言,这是唯一的乐趣。」 「但这是很健康的乐趣,我先生就…只知道玩女人。」 这样说完,露出寂寞的表情。 长田再仔细看这个女人,年龄好像比长田小二岁约二十八岁左右。 「我不相信会有男人把你这麽美的太太丢在家里,自己丢玩女人。」 长田在女人的身上上下打量。 胸部很高,腰很细,是引发男人欲望的身体。 「如果有丈夫爱的话,星期五的夜晚不会在这种地方留恋。又去玩女人,不到明天晚上是不会回来的。」 「那麽,你也可以外遇呀。」 「嗯,那也不坏。」 女人微笑。 「我也要唱歌。」 从长田手里把麦克风拿过去,将「迷鸟」唱得很好。 「你才是把不容易唱的歌唱得很好。」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的赞美,真高兴。」 女人把麦克风交还给长田。 「不要再唱一首吗?」 「还是见好就收吧。」 女人很满足的点点头,说:「你呢?」 「我也见好就收吧。」 长田把麦克风交给老板。 这时候,有三男二女进来了。 2 在新宿的一家酒廊,长田和女人彼此自我介绍。 「我叫村尾朝子,年龄不用说了吧。」 长田为验名正身,拿出名片交给朝子。 「在很好的地方上班。」 朝子把长田的名片郑重的收进皮包里。 「你先生如果真的到明天才回来,我真想看看你的G点。」 长田把一杯威士忌喝光,藉酒力在朝子的耳边轻声说。 「你听见了。」 朝子的脸红了。 「那麽大的声音,不想听也会听到。」 。「你认为我们都是怪女人吧。」 「不会的,知道女人也谈这种话题,我好像也感到放心。」 「大家都是对艺术花有兴趣的人,不是坏人,只是脸皮厚。女人到了中年,大概都会变成这样的吧。」 「能不能让我探脸你的G点呢?」 「真的有G点吗?我丈夫从未提过。」 「也许你丈夫本人就不知道吧,我想爱抚你的G点。」 长田握朝子的手。 「长田先生,你有太太吧?」 「那种事不重要吧。」 「可是对她不好意思。」 「我经常告诉她,上班族打通宵麻将是常有的事。」 「男人都这样坏。」 长田发现朝子说到重要的事情就把话题转移。 长田举手,招来服务生,给他一百圆小费,要他到楼上的旅馆订房间。 看出朝子的表情紧张了。 「要单人房?还是双人房?」 「最好是双人房。」 长田说出自己的希望。 「你很坚决,服了你。」 朝子叹一口气,不再说话。 「我去拿房间的钥匙。」 服务生走了。 「我本来想趁你在服务台订房间时逃走,看样子是没有机会了。」 朝子笑一声,说:「既然如此,我就要再喝一杯,要藉助酒精的力量才有勇气。」 长田又叫两杯酒。 「你还没有外遇的经验吗?」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贤淑的妻子。」 「我现在是你第二个男人吗?」 长田把话题集中在性上。 上床前的谈话可成为重要的前戏,默默的上床可能会造成难堪的後果。 「那是当然。」 「这样说来,我是你的第二个男人,真荣幸。」 长田握住朝子的手,一面抚摸手背,一面看朝子。 「手指不要动,好痒。」 朝子扭动身体。 「痒是表示你的敏感度很好。」 「是那样吗?」 「找到G点後,就像刚才一样。我会动手指的。」 「我好像快要受不了了。」 只是被长田抚摸手背,朝子的身体就颤抖。 「快一点把第二杯喝光吧,在这里就发生洪水,实在太可惜了。」 「你好坏。」 朝子向长田瞪一眼,脸颊红润了。 长田等到朝子把第二杯酒喝完,立刻站了起来。 朝子也慢慢站起来,想迈步时,二条腿好像不听使唤。 「奇怪,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腿了。」 长田付帐後,扶着朝子走向电梯。 「你的双腿在说不想走路,想快一点上床。」 长田在朝子的耳边轻声说,突然吻一下她的脸。 朝子的手环绕在长田的腰上,身体依靠过来,好像无力站稳。 打开门,进入房里。 关上房门的同时,朝子抱紧长田接吻,长田也吻朝子。 长田的舌头进入朝子的嘴里,朝子迎接後,发出低沈的哼声。 长田如跳舞般将朝子带到床边,没有拉起乳罩就倒在床上。 长田压到朝子的身上继续接吻。朝子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长田吻过後,问朝子要不要洗澡。 「我站不起来了,下午离家前洗过,你一个人去洗好不好?」 朝子软弱无力的说。 长田放浴缸的水,再回卧房脱光衣服,肉棒已经耸立。 朝子看到後,深深叹一口气。好像不必担心朝子会趁机逃走。 3 长田回到卧房时,朝子已经取下床罩,躺在床上,盖一条毛毯。 长田脱去披在身上的浴巾,上床後拉起毛毯。 朝子已经脱光衣服,身上只剩下深红色的三角裤。 「你没有生育过吗?」 长田吸吮乳头。 「唔!」 朝子哼一声,扭动身体。 「生不出来,所以我先生去找爱人了吧。」 朝子说话时已经呼吸急促。 「是谁的责任呢?」 吸吮另一个乳头。 「唔…我不知道。」 「没有去检查吗?」 长田的嘴从乳头滑到腰际。 透过三角裤看到黑影。 「检查了,双方都很正常。」 「那麽,也许血液不合吧。」 长田在柔软的大腿根上舔。 「唔…好像医生也是那麽说的。」 朝子的腹部,上下不停的起伏。 舌头接近三角裤时,闻到女人的味道。 「现在开始寻找G点吧。」 长田脱下三角裤,朝子枪过来,藏在枕头下。 长田知道,她是怕被看到三角裤已沾满蜜汁。 朝子的阴毛形成T形,在直线下方看到肉缝。 肉缝紧闭,但仍能看出溢出的蜜汁。 长田把朝子的双腿分开。 朝子扭动身体说怕羞,但长田没有答应。 朝子双手掩脸,分开双腿。 出现沾满蜜汁的粉红色洞口,在上端有肉芽从包皮中露出头。 长田用手指在肉芽上轻压。 粉红色的肉洞口收缩,同时朝子发出叹息声。 「那里不是G点吧。」 朝子用抗议的口吻说。 「当然G点是在里面。」 长田的的右掌向上,把中指从肉洞口插进去,里面的肉立刻缠绕手指勒紧。 里面形成洪水状态。 长田把手指弯曲九十度,就这样在肉洞里活动。 「G点在这附近。」 长田对朝子说,位置是肉芽的内侧附近。 「确实有奇怪的感觉…」 朝子有点兴奋。 朝子的勒力很强,长田的手指很快就疲倦。 长田拔出中指,重新用食指和中指并拢,插入朝子的肉洞里。 一根手指轻易就进去,二根手指就不容易了。 进入到第一关节,朝子哭着说快要破了。 长田只好放弃二根手指同时进入的念头。 还是只用食指插进去,同时用姆指揉搓肉芽。 就这样有节奏的进行时,食指模到的上方开始柔软的隆起。 朝子的後背向後仰,双手抓紧床单。 「啊…好…」 朝子泫然饮泣。 「G点隆起了。」 长田继续活动手指,对朝子说。看样子,单独用手指刺激,不如和肉芽一起刺激更有效。 长田这样专门刺激G点也是第一次,从来没有对老婆这样做过,因为她不喜欢把手指插进去。 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热门的G点话题,长田立刻想在老婆身上寻找,但遭到拒绝。 自此以後,长田放弃在老婆身上寻找G点。 朝子的G点忽而隆起,忽而收缩。 「大概这就是G点了。」 长田自言自语。 「你不是经常摸太太的G点吗?」 朝子的腹部不停的起伏。 「我不会对老婆这样的。」 「为什麽?」 「怕她尝到滋味,每天晚上如此要求,会让我受不了的。」 「我好像会迷上这样的感觉。」 朝子的身体更加颤抖。 「真的很好吗?」 「好得快要尿尿了。」 朝子全身颤抖。 手指感觉出G点开始膨胀。 「只是这样,我快要不行了…」 朝子的後背弯曲成弓形,身体开始痉挛。 4 达到性高潮後,朝子要求长田什麽地方都不可以碰。 因为这时候碰的话,会奇痒难忍。 长田必须在痛苦之下等待,因为肉棒一直处在勃起状态。 「这样要等多久呢?」 「我想三十分钟就够了。」 朝子慵懒的说。 长田下床後,打开电视,从冰箱拿来罐装啤酒,坐在椅子上,准备看三十分钟电视。 朝子把毛毯盖在身上,睡了。 三十分钟後,长田回到床上。 只是看到朝子的裸体,肉棒立刻膨胀。 乳头含在嘴里时,朝子扭动身体说:「好痒,让我继续睡吧。」 说话的声音好像仍旧在睡梦中。 「我的身体也要解决,完了之後,你要睡多久都可以。」 长田抚摸朝子的大腿根。 「我真的很累。」 朝子皱眉头。 长田用手指查看花蕊的状况,里面还是湿润的。 「拜托。」 长田把朝子的双腿分开,立刻压在上面结合。 「这简直像强奸,一点也没有快感。」 朝子不满,但肉洞还是勒紧肉棒。 「我会很快就结束的。」 「不行,既然插进来了,就得等到我有性高潮。」 朝子开始扭动屁股。 不多久,长田觉得自己的肉棒沾满蜜汁,这表示朝子有性感了。 「好像不能太持久的样子。」 因为等太久,长田的肉棒失去耐力。 「攻击G点的话,我也会很快的。」 朝子喃喃自语。 「不是有硬东西在攻击G点吗?」 「好像碰在不是G点的地方。」 「那麽再用一次手指吧。」 「改变姿势好不好?」 「什麽姿势呢?」 「从後面来吧。」 长田拔出肉棒。 朝子俯卧,用肘和膝盖支撑身体,高高挺起屁股。 长田从屁股後面插进去。 「还是不行。」 朝子放平身体。 长田的胸压在朝子的背上,结合的角度变了,但结合的深度较浅。 「这样好。」 朝子抓紧床单。 「啊…你在攻击G点了。」 朝子的身体颤抖。 长田的下腹部压在凉凉的屁股上,长田觉得这样可以持久了。 相反的,轮到朝子表示迫不及待。 「随时都可以…我已经不行了。」 朝子仰起後背,身体痉挛。 「快一点吧。」 朝子的声音好像很痛苦。 长田握住乳房,加快动作。 朝子连续达到性高潮。 「你想弄死我吗?」 知道长田还没有射精时,朝子发出悲叫声。 无论如何,长田是无法停止。这样中途下车,一定会闷闷不乐到早晨。 长田更加快动作,这样才接近爆炸点。 朝子有气无力的俯卧在床上。 终於,长田开始喷射。 「啊…」 朝子昏迷般的进入梦乡。 长田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早晨九点。不是自然的醒过来,而是被朝子摇醒。 朝子完全恢复精神,抱住长田,再度要求攻击G点。 「一大早就要弄了吗?」 长田打哈欠,充分享受过朝子的肉体,可能的话,真不希望再劳力了。 「我可能会迷上G点了。」 朝子把长田的手拉到花蕊部位,那里已经湿润了。 结果是不得不答应朝子的要求,再度攻击G点。 到中午的最後一刻才在柜台结帐,离开旅馆。 「下周一还可以见面吧?」 从旅馆走向车站时,朝子兴奋的要求。 「我的零用钱一个月只够一次。以上班的身份,无法每周这样玩的。」 长田皱起眉头,零用钱不够是事实,同时体力也可能吃不消。 「不去旅馆那种地方就不用花钱了。」 「不去旅馆,要去哪里呢?」 「到我家就好了。」 「去你家?」 长田感到惊讶。 「我丈夫星期五晚上不回来,就来我家吧。」 朝子把地址和电话告诉长田。 「找不到,就打电话,我会去接你。」 「万一你先生回来,麻烦可大了。」 长田觉得在朝子的家里,如果一直担心她的丈夫会不会回来,肉棒又怎麽硬得起来。 把这种想法告诉朝子。 「该硬不硬,那就没意思了。好吧,我等一个月,一个月後一定要见面,不然我会去公司找你。」 朝子得意的笑了。 长田绷着脸点头。 「不过,一流旅馆是不可能的。可能去便宜的旅馆,但圆床和镜墙也不坏。」 5 长田过一个月後,开始期盼朝子的电话,但一直未接到电话。星期五打到朝子的家,但没有人接听。 经过四个月,朝子突然打来电话。 虽然有很多话要问,但公司的同事很多,不便详谈。 「今天晚上,能不能在『京』见面呢?」 长田问。只是听到朝子的声音,肉棒就开始勃起。 「好呀,晚上七点如何?」 朝子的声音开朗。 「就这样吧。」 「真盼望和你见面。」 朝子在电话里嗤嗤笑着。 「我也是,见面再详谈吧。」 长田说完,挂上电话。 晚上七点钟到达「京」时,朝子已经在吧台的一角喝果汁。 几个月不见,朝子好像胖了。 「让我等这麽久。」 长田和朝子并肩坐下後用责难的口吻说。 「因为发生很多事情,实在没办法。」 朝子理所当然似的没说一句道歉的话。 「到旅馆去听你慢慢说吧。」 长田喝一口酒後,迫不及待的催促朝子。 「不行的。」 朝子摇头。 「怎麽这样见外呢?」 「医生说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刻,不可以乱来的…」 「你生病了吗?」 「上一次和你分手後,两个星期後应该有的月经一直没有来。」 「你说什麽?」 长田仔细看朝子的身体,说:「难道说你怀孕了吗?」 「没错,一定是找到G点的关系。」 朝子笑得很甜。 「我丈夫也很高兴,发誓以後要做个好丈夫、好父亲,也决定和那个女人分手了。」 「确定是你先生的孩子吗?」 「是你的,是你带给我幸运。」 朝子笑着点头。 「这…」 长田自己都觉得脸色变了。 「没有关系,我不会要你负责。不过,暂时不会和你见面,大概三、四年後,我会要求和你见面。」 「为什麽要到三、四年後呢?」 「为了请你攻击我的G点。」 「你还是不要有外遇比较好。」 「不行,我一定要找你,因为还有事情。」 「什麽事情?」 「三、四年後,还要你的种子。虽然还不知道是男或女,但生下来的孩子相差太大会出问题,所以一定要请你帮忙。」 朝子高兴的笑了。 长田听到朝子的笑声,全身不寒而栗。